人民民主社会主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3|回复: 0

2021年5月下旬宇太先生微信言论选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6 22: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尤夕中 于 2021-6-6 23:00 编辑

2021年5月下旬宇太先生微信言论选录

《幸福感与获得感》

什么是幸福?你觉得幸福就是幸福。幸福不幸福,主要在于主观感觉,不在于客观评价。获得不获得,也在于主观感觉。你觉得获得了,也就有了获得感。有获得感了,也就有幸福感了。有幸福感了,也就心安理得的生活下去了。

作为普通人来说,只要有了幸福的感觉,便算是幸福了。如果把这种幸福感传达给当局,当局也便达到政治目的了。因为当局所要强化的,就是人们对于幸福的感觉。而对于非常人来说,幸福感可能就另有一番意蕴了,常人的幸福感与非常人的幸福感,注定是不一样的。

2021.05.22.14:01

《到底左派还是右派?》
所谓左派,都干了些什么呢?先是举锦降瘟,然后就是厚薄浓稀。薄莱糠皮不经吃了,就全部寄托于稀饭。总之是抱定王侯将相天生有种的观念,不抱住一个大官的大腿,心里就没底,就七上八下……
到底左派还是右派?
2021.05.22.14:17

《和珅的四大功劳》
一是溜须拍马恰如其分,很是让皇上开心;二是家私富可敌国,等于替皇上开了个私家银行;三是通过查抄私产,可为皇上罩上一层反腐倡廉的光环;四是皇上将其家私恩赐给忠实自己的人,可巩固皇权。
2021.05.22.19:00

毛泽东伟大不伟大?可他活着的时候,我从来就没刻意说过他什么好话。不是不想说,也不是不愿意说,是没必要说。人人都在说,你还有啥必要再说?我刻意说毛泽东好话,是从他去世开始的,尤其是从改革开放以后才大说特说的。为什么?这还用解释吗?人和人总有不一样的地方,这大概也是我的其中的一个与人不一样。
2021.05.22.19:37

以轻量级的好掩盖重量级的错,是大错;以美其表而伤其内,还是大错。大错加大错,实在要不得!
2021.05.22.20:14

在我的文章中早就肯定过,哪怕是大略的启蒙,糊涂核儿的呼唤,也是起了作用的。只要大致方向大略一致,吵一吵,骂一骂,争一争,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种东西,只能在初始阶段或者探索阶段有意义。必须清醒,人民的命运,不能寄托在特权者身上。无论是官僚特权,还是资本特权,不能存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无论怎么往好里变,要害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似乎根本就没想解决。换句话说,人民领袖毛泽东所给予人民的最根本利益,根本就无以得到保障。人民不仅应该是国家的主人,同时也是国家财富的所有者。人民有权选择或者罢免任何公务人员。我们都不是为个人着想的,而是为所有毫无特权的底层人民的现实尤其是未来而着想的。我们不仅要限制特权者的传承性和世袭性,更要防止广大苦难者的传承性和世袭性。一之谓甚,岂可再乎?
2021.05.22.23:55

《毛泽东只有大人民概念》
我向来以为,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刻意讨好别人,竭尽全力追求人缘的人,不可能有真正的或曰超越性的成功。严格说来,这不是成熟,而是世故。中国人不需要这种人性。武松毛病不少,但崇拜者甚多,难道不是因为他快意恩仇?李敖不屑笼络,却仍不失众人赞赏,难道不是因为他有话直说?如果按照老油条曾仕强的说法做人,中国历史上的很多个性突出的英雄人物,都将不复存在。即便是我们的开国领袖毛泽东,也依然是个性非常突出的人。他从不刻意顺应上级,也从不轻易倒向多数,更不会屈服于压力和不公正待遇。他脑子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大人缘概念,大成熟概念,有的只是大人民概念。
2021.05.26.14:07

《真爱民与假爱民是要害问题》
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到当今,政治上至少应该体现为公开透明,每个人都可以无所顾忌的批评任何公务人员。公务人员的特权行为及其相关隐私,应该理所当然的达到了无以存在的政治境界。你没有达到,只能证明你拖了现代政治文明的后腿。一个国家的富有,应该集中体现在人民有没有钱,并按生活需要随意花钱;而不是只体现在国家有没有钱,能不能按统治需要随意花钱。这里面的要害问题,是真爱民还是假爱民的问题。刘恒与刘启父子,之所以造就文景之治,我以为最关键的应该是两条: 一是信奉无为而治的黄老哲学,尽可能让天下百姓活得自然而然,尽可能的少对他们进行来自朝廷的多余干涉,让他们活得自由自在一些。二是尽力减轻百姓的经济负担,文帝刘恒时,为了让百姓休养生息,曾经十年不让百姓交税;景帝刘启时期,也只交三十分之一的税。作为封建帝王,如此关心百姓生活,实在是难能可贵了。一个国家,如果总是国富民穷,只能证明爱自己超过爱百姓。有特权有名位的,钱多的不得了,想咋花咋花;毫无特权的老百姓,只需买套像样的房子,就有可能让整个人生活得千疮百孔。这样的所谓富强国家,对于天下百姓而言,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2021.05.27.20:05

《粟裕是中共军人中的战神》
我以为,对于中共党史上的人物,不仅官方需要盖棺论定了,我们民间的人士,也是可以对其盖棺论定的。有人向我发出疑问,说,你把毛泽东,鲁迅,粟裕视为现代三圣,毛泽东为大圣,鲁迅为文圣,粟裕为武圣,对毛泽东,鲁迅,没有异议,可你凭什么把粟裕当成武圣?你把它当成武圣,十大元帅往哪摆?林彪往哪摆?我只能说,粟裕打的那些仗,十大元帅哪个也打不了。连名副其实的大元帅毛泽东也是赞叹不已的。单讲打仗,元帅里面打仗最精明的林彪,是不轻易服人的,他从骨子里是不服任何元帅的,但他内心只服粟裕。因为粟裕打个的仗,经常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甚至他不得不承认,粟裕打的仗他根本就不敢打。能改变毛泽东战略部署的,也只出现过粟裕这一个人。国民党的807万军队,经粟裕消灭的至少是1/3以上。为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毛泽东添第一锨土,他是专门拉上了朱德和粟裕的。毛泽东不止一次委任粟裕独当一面。即便是真正的决战淮海大战,刘陈邓虽然位置高,但军事指挥权,主席是交给了粟裕的。解放台湾,抗美援朝,主席的首选,也都是粟裕。讲身份,讲资格,讲位置,粟裕比不上十大元帅,但只讲打仗,除了统帅毛泽东,谁也不行。粟裕不当元帅,从名分上说是亏了的。粟裕是实打实的硬性人才!粟裕是中共军人中的名副其实的战神。我说话我负责,不服者可以随时找我论辩。
2021.05.28.04:27


《文人友谊更易纯真》

这样的例证,文学史上屡见不鲜,我这里仅举容易被误解的一例。

竹林七贤,是魏晋时期继三曹七子之后,中国文学史上不可忽略的又一个重要文学概念。他既展出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道特殊风景线,又寄托了诸多文人的精神需求和理想状态。当时曹氏和司马氏两大政治势力,名义上是老曹家的天下,实际上是司马氏家族控制。许多有才华的文人,即便想从政也非常为难,而且随时有政治风险。于是一批才华横溢的文人就远离政治,吟诗作文,饮酒高会,放纵个性,甚至装疯卖傻。所谓竹林七贤,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竹林七贤这七个人基本都是情投意合的人,说到朋友或者友谊,基本上也都是不错的。举一个例子说明一下,比如嵇康写过一篇文章,与山巨源绝交书。好像山涛做官了,也要求并希望嵇康做官,嵇康坚决不做,还要因之跟他划清界限似的。看起来好像嵇康与山涛闹崩了,绝交了。其实这里面是深藏着政治内涵和友谊内涵的。山涛跟司马家是有渊源的,想不做官也是难以摆脱的,为了保护朋友嵇康的政治安全,才希望嵇康也做官的,当然只能是为司马氏做官。但嵇康和曹氏家族有渊源,为司马氏做官肯定不合适,即便做官也未必能取得绝对信任。所以嵇康只能不听山涛的,拒绝做官,并写下了与山巨源绝交书这一篇著名的文章。这样就把重大的政治立场问题文学化了,私信化了,淡化了。无论是对于嵇康还是山涛,政治风险性就都化小了。显然这不是简单的一封信,而是有政治文化意蕴,并且包藏着友谊的内核。尽管如此,司马氏还是找到了嵇康的破绽和杀他的借口。死前嵇康将孩子托付给了山涛,并告诉孩子,有山涛伯伯在,你们就不会孤独。嵇康死后,山涛对嵇康的儿子视如己出。由此看来,嵇康与山涛的友谊有多深,不言自明。为什么嵇康在与山巨源绝交书中,把山涛奚落了一通,搞得山涛很没面子,可到了关键时候,却敢于把孩子托付给山涛呢?这就是理解,对人格的理解,对大境界友谊的了解。在嵇康看来,即便自己出于种种曲折原因骂了山涛,山涛也不会真正记恨自己,尤其是托以后事的时候,依然能让他最为放心。

真文人与纯政客不同之一,在于其友谊并不完全为政治所绑架,也不会因为政治见解不同而互相怀恨,有时是可以超越政治局限的。

2021.05.31.09:14


《关于那个……》

大可不必把目光盯在与右派在朝内的争宠上,应该把目光投放到辽阔的原野。因为只有那里,才能闻到机器的隆隆作响和野田禾稻的芬芳。

不要渴望上了道的再改道。改了道,不仅要放弃已经获取的巨大既得利益,还要承担走错道的罪名,谁干?只能标榜这条道有多特色,有多迷人,有多合情,有多入理,有多靓丽,有多梦幻。

革命也不会是传统的模式了,科技革命尤其是信息革命,不仅为社会的发展提供了便利,同时也为新时代的革命创造了契机……

其实,新兴的罢工方式已经诞生了……

人之可爱,即在于不容易彻底丧失主动性。有哪一个天良尚在,公心不死,悟性不灭的生命,会心甘情愿地没完没了地苟活于被人设计的圈套里呢?

2021.05.31.17:56

(注:本期内容主要由吕宏安整理提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民民主社会主义论坛  

GMT+8, 2021-8-1 21:09 , Processed in 0.2932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