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民主社会主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40|回复: 4

千余爱国群众第三次联名上书中央要求废除发改委22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4 19: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中流击水 于 2019-12-14 23:51 编辑

为防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绕过人大和国家安全审查实施
千余爱国群众第三次联名上书中央要求废除发改委22条


外商投资法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外商投资法虽已经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但其负面清单没有。而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是外商投资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规范外商投资的原则性底线,关乎重大国家安全利益,因此根据《国家安全法》第五十九条和《外商投资法》第三十五条,理应对其进行严格的国家安全审查。如其未经全国人大和国家安全审查就与外商投资法一起捆绑实施,则形成国家安全重大漏洞,在法律上也不合法。

现《外商投资法》实施在际,而其存在严重安全性问题的负面清单(发改委22条+国11条),却绕过了全国人大和国家安全的审查,即将与《外商投资法》一并捆绑实行。这将严重危害国家安全!为此我们1028位爱国群众第三次联名上书中央,希望中央废除(发改委22条+国11条)!重新修订负面清单,并通过全国人大审议和国家安全审查,消除此国家安全的重大漏洞。现该联名报告及其所附三个附件均已于2019年12月10-12日以特快专递方式寄往各主送和抄报收件人。该联名报告全文如下:

特急件:外商投资法在其负面清单未经全国人大和国家安全审查批准就予以实施不合法且严重危害国家安全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习近平同志: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同志: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志:
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同志:
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同志: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赵乐际同志:
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杨晓渡同志:
国家安全部部长陈文清同志:
国家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同志:
国家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同志:

据悉,外商投资法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外商投资法虽已经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但其负面清单没有。而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是外商投资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规范外商投资的原则性底线,关乎重大国家安全利益,因此根据《国家安全法》第五十九条和《外商投资法》第三十五条,理应对其进行严格的国家安全审查。如其未经全国人大和国家安全审查就与外商投资法一起捆绑实施,则形成国家安全重大漏洞,在法律上也不合法。《国家安全法》第五十九条 国家建立国家安全审查和监管的制度和机制,对影响或者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外商投资、特定物项和关键技术、网络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涉及国家安全事项的建设项目,以及其他重大事项和活动,进行国家安全审查,有效预防和化解国家安全风险。《外商投资法》第三十五条 国家建立外商投资安全审查制度,对影响或者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外商投资进行安全审查。况且现在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发改委22条+国11条——即2018年6月28日发改委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共22条(简称发改委22条),和2019年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办公室推出的11条金融开放具体落实措施(简称国11条)),不仅未经全国人大和国家安全审查批准,而且均存在严重的安全性问题——在几乎所有重大国家安全领域全面自弃主权,允许外资控股,因此应对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彻底重新修订,并通过全国人大审议和国家安全审查,《外商投资法》及与其捆绑的负面清单才是合法的可实施的法律。   

以上意见我们在前不久司法部向社会公开征求《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时,已于2019年12月1日正式向司法部有关部门提交,同时还提交了其他几项意见和建议。(见附件一:《对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整体意见》)2018年8月9日,我们曾联名上书中央,向各位领导寄送呈交《国家主权不容侵犯,发改委22条必须废除!》的报告,希望中央废除发改委22条(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见附件二)今年两会全国人大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修改补充意见时,我们又积极参与了向全国人大提交《外商投资法(草案)》的修改补充意见,并于之后再次上书中央,再次恳请中央废除发改委22条(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见附件三:《单方面自弃主权过度开放必造成灾难性后果》)现《外商投资法》实施在际,而其存在严重安全性问题的负面清单(发改委22条+国11条),却绕过了全国人大和国家安全的审查,即将与《外商投资法》一并捆绑实行。这将严重危害国家安全!为此我们第三次上书中央,恳请中央废除(发改委22条+国11条)!重新修订负面清单,并通过全国人大审议和国家安全审查,消除此国家安全的重大漏洞,在对外开放中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关于目前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发改委22条和国11条)严重的安全性问题详细分析如下:关于发改委22条和国11条严重的安全性问题发改委2018年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共22条,内容如下:

1.取消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2.取消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3.取消石墨勘查、开采的外资准入限制。
4.取消稀土冶炼、分离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取消钨冶炼的外资准入限制。
5.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6.取消船舶(含分段)设计、制造与修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7.取消干线、支线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3吨级及以上直升机设计与制造,地面、水面效应航行器制造及无人机、浮空器设计与制造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8.取消通用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
9.武器弹药制造不列入负面清单。
10.取消电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11.取消铁路干线路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12.取消铁路旅客运输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13.取消国际海上运输公司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
14.取消国际船舶代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15.取消稻谷、小麦、玉米收购、批发的外资准入限制。
16.取消同一外国投资者设立超过30家分店、销售来自多个供应商的不同种类和品牌成品油的连锁加油站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17.取消对中资银行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
18.2018年将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由中方控股改为外资股比不超过51%。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19.2018年将期货公司由中方控股改为外资股比不超过51%。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20.2018年将寿险公司外资股比由50%放宽至51%。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21.取消测绘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22.取消禁止外商投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规定。

2019年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推出(比22条更进一步自弃主权的)11条金融开放具体落实措施(简称国11条)内容如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7月20日对外宣布,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在深入研究评估的基础上,推出以下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

1、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
2、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参与设立、投资入股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
3、允许境外资产管理机构与中资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子公司合资设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
4、允许境外金融机构投资设立、参股养老金管理公司。
5、支持外资全资设立或参股货币经纪公司。
6、人身险外资股比限制从51%提高至100%的过渡期,由原定2021年提前到2020年。
7、取消境内保险公司合计持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份不得低于75%的规定,允许境外投资者持有股份超过25%。
8、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取消30年经营年限要求。
9、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
10、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
11、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

发改委22条和国11条严重危害我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

22条和国11条如果实施,不仅国家经济主权将全面沦丧!而且将危及我全部主权和国家安全领域!外资不仅将全面控制我金融及所有关键经济部门。而且通过控制我经济主权而损害我国政治、文化、外交、乃至军事等全部主权!中国将彻底沦为万劫不复的殖民地,直至亡族灭种!

这是一个单方面自弃主权,连战败国都难以接受的全面投降条约!有此22条和国11条,国家不亡亦亡!不灭亦灭!

发改委的这个22条和国11条,加起来囊括了我全部经济主权!并将危及我全部主权和国家安全!如果将22条、国11条各条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结合起来看,问题就更严重!

22条中,第17-20条是关于银行等金融业单方面全面开放的内容,金融业乃整个国民经济的核心控制部门,美国绝不对外开放自己的银行金融业,即便所涉股权低于10%的门槛也要受其安全性调查。其他西方国家也都大致如此!而所有单方面对外开放自己银行金融业的国家无一例外都发生了惨烈的金融和经济灾难,国家经济实力都损失大半,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尤其前苏联及其后的俄罗斯,单方面对外开放金融银行业,巨额外汇财富的流失导致金融和经济崩溃,通货膨胀卢布贬值上万倍,前苏联70年积累的巨额财富惨遭洗劫,从一个超级大国沦落为一个三流强国。

纵观我国金融开放的历史,金融越开放财富流失就越严重;不仅流失了可用于投资的资金(从储蓄≡投资,变为:(储蓄—资本外逃金额)≡投资),其产生的通胀因素(与流失的外汇财富相对应的多出来的人民币),既大增成本,也严重抑制需求,从而彻底封杀了我国的社会利润空间,企业倒闭及失业严重,大大降低了经济发展速度(从百分之十几到上海等自贸区建立后百分之六点几,再到2018年全面彻底开放金融银行业后全年GDP降至1%),使我们面临通胀与失业并存,金融和宏观经济风险空前巨大的严重局面。在此环境中,企业只有拼命压缩成本一条出路。统统都是短期行为苟延残喘,根本无力搞科研开发。假冒伪劣、野蛮运输、破坏环境等靠损害社会利益挣钱的行为成为普遍现象。如果外资再对我银行等金融业控了股,即使不通过自贸区、地下钱庄等现有的资金跨境转移通道,也能分分钟流失更多财富。一旦因外汇财富的流失引发金融危机,其对宏观经济的恶劣影响就将是整个经济的崩溃!

单方面对外开放银行金融业,其实质就是将国家经济主权拱手交给美国和西方控制!因此必然会发生金融和经济崩溃。待到我金融、经济崩溃后,外资就可根据发改委22条和国11条以难以想象的最低代价轻松控制我全部经济命脉!

22条和国11条,其作用就是为日后外资以最小代价全面控制我国经济各关键部门扫清了一切法律障碍!

22条中第1条、第15条严重危害我国粮食安全。“第1条.取消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现我国种子市场已被外资严重控制。如再取消我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外资控股限制,等于扼住了我们的喉咙,我国很多优良品种将因此消失;既可制造我农业和粮食危机,又可被人利用以有毒有害种子对我进行种族灭绝的生物战争!“第15条.取消稻谷、小麦、玉米收购、批发的外资准入限制。”允许外资收购、批发我主要粮食作物稻谷、小麦、玉米;等于许其操控我主要粮食作物流通,既可人为制造粮荒,又可鼓励我农民种植其有毒有害品种。与第1条一样,严重危害我国粮食安全!

22条中第2-4条.“2.取消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3.取消石墨勘查、开采的外资准入限制。4.取消稀土冶炼、分离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取消钨冶炼的外资准入限制。”稀土、钨、石墨都是具有重大科技和军事用途的珍贵战略资源,我国几十年来尽管对这些珍贵战略资源勘探、开采、冶炼有所谓外资准入限制,但仍被以白菜价大量贱卖国外,且被进口国大量储存,留给我们自己用的反而已支撑不了多久,(我国稀土储量已由73%以上骤降至23%,急需国家保护。我国石墨(特别是用于生产石墨烯等的大鳞片高级晶质石墨)过度开采,以白菜价大量出口,如果不考虑中国因特殊性质进口朝鲜石墨这一因素, 全球石墨市场可以认为只有中国一家供应全球的格局,致使我国高级晶质石墨资源已同稀土一样大幅锐减,急需国家大力保护。与稀土、石墨一样,我国钨矿资源由于几十年被过度开采、大量贱卖出口,许多钨矿山已陷入资源危机,急需国家采取资源保护措施。)一旦取消稀土、钨、石墨这些目前急需国家保护的珍贵战略资源的冶炼或勘查、开采外资准入限制,原本我们得天独厚的这些珍贵战略资源很快就将枯竭,我国高科技产品和高端武器的生产将因此受到严重制约,而美国、日本等却可因对我掠夺性开采而大大扩充这些珍贵资源的战略储备。取消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的中方控股限制也将是这个结果——因国外的掠夺性开采而迅速枯竭!

22条中第5-8条.“5.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6.取消船舶(含分段)设计、制造与修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7.取消干线、支线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3吨级及以上直升机设计与制造,地面、水面效应航行器制造及无人机、浮空器设计与制造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8.取消通用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    这四条直接关系到支撑我国军工生产的汽车、飞机等飞行器(包括直升机、无人机、地效飞行器)、造船等重工业,这些部门很多企业都是兼顾军品民品,取消这些部门的外资控股限制,这些工业基础被外资控制,我军工生产将受严重影响制约,且难以保密!

22条中第9条:武器弹药制造不列入负面清单。即在武器弹药制造领域,外资已享有与我内资同等权利。开放如此敏感的核心军备制造领域,武器弹药制造的保密和管控将非常困难,对国防与社会安定的严重影响不言而喻。仅此一条就足以构成对我国防安全的致命威胁!

22条中第10条.“10.取消电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电网建设和经营允许外资控股,我国电力输送调配被外国控制,将严重影响国家、企业和人民生活、生产、行政的方方面面,军工生产和军事部门也难以不受干扰制约!尤其危险的是这将送给居心叵测的敌国攻击破坏我国电网的绝好机会!去年委内瑞拉电网遭到美国网络攻击造成大面积长时间停电,这个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22条中第11-12条.“11.取消铁路干线路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12.取消铁路旅客运输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铁路对我国防军事具有极其重大的战略作用,我国军队和武器装备的调动输送严重依靠铁路,更何况我国很多战略武器(导弹等)也是以铁路为隐蔽运行路线。所以铁路一直是也必须是准军事化管理。如铁路建设、经营和运输被外资控股,对我军事国防的干扰和制约将是灾难性的,并且我军队和装备及战略武器的调运、及国家领导人的专列皆将无密可保!甚至陷于可被攻击的危险境地!(皇姑屯事件张作霖被炸死,不就是因为日本控制了铁路吗!)

22条中第13-14条.“13.取消国际海上运输公司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14.取消国际船舶代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外资控股我国际海运,我国外贸易运输将受制于人,我们紧缺的战略资源石油、铁矿石的进口——这些国家生存的生命线,就可能被外国勒住!

22条中第21条“21.取消测绘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测绘绝对是具有重大军事战略价值之事。测绘公司被外资控股,就可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地对我国各地进行测绘,而不用再偷偷摸摸(像前几年被抓获的日本间谍一样),从而为敌国导弹提供精确打击的制导路线!仅从此条即可看出敌国欲对我军事打击的图谋!

第22条也直接严重危害我国家信息安全。“22.取消禁止外商投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规定。”该条明显反映出敌国在对我部署网络战,关键时刻外资控制的互联网营业场所将是外国操控网络汉奸对我进行网络战的重要阵地和场所。

关于金融开放的国11条:22条中关于金融开放的第17--20条这四条已经把我们的金融主权单方面彻底放弃,而国11条自弃主权比年22条还更彻底。(果然都是在22条基础上做减法!)

国11条中第1条是关于许可外资在我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外资可对我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这是22条关于金融开放的部分所没有的,这显然有利于外资操控我国金融波动!

国11条之第2、3条是关于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参与设立、投资入股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并许其对中资银行、保险公司的理财子公司控股。这两条也是22条中所没有的。由于我国现有的储蓄结构是极少部分人拥有大部分储蓄,外资银行只能受理每笔50万元以上的存款,中资银行由于每户存款保险赔付不超过50万元的上限,因此中资银行一般每个储户存款不超过50万元。现外资理财已成我国非法收入资本外逃的重要通道,因此国11条之第2、3条显然有助于外资操控我国全球最丰富的储蓄资源的分配和流向,尤其是其中占储蓄绝大部分的少数分富人的钱,这些来路不清的巨额储蓄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逃出境外(资本外逃)!由于许可外资对中资银行和保险公司的理财子公司控股,众多普通储户的储蓄安全也因此产生严重风险,而中资银行的破产赔付责任却是由我国家承担的。因此国11条这两条足以制造我国巨额财富大量流失,并导致经济灾难!国11条之第5条——支持外资全资设立或参股货币经纪公司。 货币经纪公司是专门为金融机构境内外外汇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衍生品市场交易提供经纪服务的金融机构。这有利于外资货币兑换及其跨境转移,扩大货币投机和金融波动,大增我金融监管难度。

国11条之第4条,允许境外金融机构投资设立、参股养老金管理公司。第4、5两条也是22条所没有的重要领域,有利于外资全面进入并控制我金融领域。

第6条将发改委22条之20条的开放寿险外资股比限制范围进一步扩大到全部人身险,并将外资股比限制从51%提高至100%的过渡期,由原定2021年提前到2020年。该条在保险范围和全部开放外资股比限制的时间这两个方面都做了进一步自弃主权的减法。有利于外资尽快控制我人身保险业。

第8条是关于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取消30年经营年限要求。这也是22条所没有的。

第7条则将取消中资银行外资股比25%的限制也扩大到保险公司。这样我国就成为全球唯一没有银行保险业外资股比限制的国家!这无疑将导致我彻底失去金融控制主权!

第9条将发改委22条中的第18、19两条中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取消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从22条中的2021年提前到2020年。在实行时间上做了减法。

第10条,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

第11条,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这两条也是22条中所没有的,也是做减法,有利于外资进入并操控我银行间债务市场。

总之,这些都是有利于外资尽快全面控制我各金融领域,并掌控更多储蓄资源,并尽量扩大外汇、人民币外流规模和金融波动,导致我彻底失去金融控制主权!

纵观22条中关于金融开放的第17—20条,及以其为基础进一步单方面自弃主权做减法的国11条,其核心主旨都是将我最核心的金融主权尽快单方面全面放弃并拱手奉送外资,生怕还有哪个地方不被外资控制!

总之,整个22条和国11条每条都严重危害我国经济安全及其他方面的国家安全!

应该指出的是:国际交往,国际经贸往来最根本的原则就是平等互利,而22条和国11条所谓对外开放,完全是单方面自弃主权!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没有战败的情况下会如此单方面自弃主权!1948年国民党政府和美国签订《中美航海条约》规定美国船只、舰艇,可以随意进入中国领海、内河自由航行,可在中国港口进行维修、油料补充、人员休息等。但最后一条还有一个表面平等的门面,规定中方舰只、各种民用船只享有美方在中国的同等权利。(实际上,中国舰艇和民用船只,根本没有能力远隔万里航行美国。)而发改委22条和国11条,连这点表面的平等都没有。

22条和国11条如此单方面自弃主权,不仅是割肉饲狼,鼓励美国和西方得寸进尺步步紧逼,而且无异于向其奉送屠宰我之利刃,或勒死我之绳索!我们不仅将为此失去更多经济利益,永远受制于人,彻底失去安全利益和发展权;而且将重蹈前苏联和南斯拉夫之覆辙--因单方面彻底开放金融导致财富大量流失,金融和经济崩溃,进而引发政治动荡和国家分裂!直至彻底丧失生存权!对外开放无疑存在适度问题,其标准就是国家民族利益。因此,希望中央尽快纠正单方面自弃主权过度开放!
                                        致礼!


意见和建议人: 杨晓陆 孙燕英 张立昆 陈一文 徐树贵 杨  军 李春寿 张勋习 李甲才 张宝善 吴  辉 魏军明 贺  明 冯润青 邱允浩 张金宝 何成高 欧阳巧梅 易宁 田香萍李  南 陈武阳 赵志涛 王雅荣 李香珍 田高强 宋阳标 吴春燕 王新华 杨  松徐 晴 焦春贵 刘周元 唐富强 翟存远 亢晓峰 宋风行 陈永利 周建新 杨泽武谢少杰 郭润祥 马婷娜 王金玲 陈福乐 付欣雨 秦东兴 王廉洁 李  颖 王晓新任曼君 李新建 段伟功 张美英 刘  虹 王利萍 李建章 马培宜 许  力 张秋霞周靖冬 萧世宽 张  超 张小林 陈秀兰 张凤霞 田佳宇 樊红亚 周 建 周淑茹储喜全 魏德君 陈胜利 张  坤 李晋生 淡淑娟 韩一民 张 琦 刘欣荣 薛鹏斌张凤苹 曹石光 陈  明 李道平 聂晓萍 牛卫武 苏  敏 杨文玉 李尚华 张  舸梁树久 吴定洲 林亦伟 陈卫东 张  旭 杨  路 谢荣忠 王宏亮 管考强 魏  欣李武强 孙洋明 童  欣 刘建生 孙建设 惠世学 骆玉林 禹国富 查振琴 曹远忠侯忠义 王  云 刘永林 曾  宪 王  福 王淑花 卫润清 杨立平 王志平 刘春华杨广田 杨裕翠 曹艳职 邓玉林 白小平 胡建文 蒋 强 孟庆鹏 李孝民 詹小清张显艳 温永瑞 陈  静 游新惠 王琦强 张梦玺 李金发 杨朔辉 成  皓 黄凤平龚湖平 蒋金成 张国玺 李  雨 计淑贤 马占祥 贾晓宁 宋  英 倪维礼 杨振伟李小利 陈亚平 张 桓 田国平 史卫宁 黄亮英 添 清 高群安 赵田平 郭安刘亚峰 陈一枝 侯小辉 张 惠 王院华 牛海峰 蒲 伟 岳成权 莫壮学 张荫乾王美丽 陈青华 史德明 赵 栅 杨明生 都庆杰 李德志 李学锋 朱雄伟 孙玉华李  锐 包富强 路玉红 何树凯 刘清华 李  静 包占柱 董新华 胡  波 党亚京张秋霞 马晓劼 高 斌 尹  建 马利生 郑明亮 薛 刚 王 迪 李贵生 刘国芬白 萌 郭海瑞 刘武军 康金生 徐文英 杨 静 铁 刚 李永石 陈佩佩 查斯芳钟伟力 盛桂珍 顾世伟 董卫国 陈万全 李望平 张海滨 邓兵明 刘丽英 王勤超孟春祥 郭玉梅 李德喜 王春生 曹 刚 梁海平 马翅峰 裘  明 李德安 陈惠民邓 涛 方 越 张 涛 陈小芸 贾玉英 罗丹萍 徐 增 徐 磊 王 伟 王文王竹凯 邱 林 王春亮 周红红 张淑会 白俊涛 李桂花 张相列 张列霞 张清会金成柱 赵俊良 周 洁 程建云 刘风蕊 郭 娜 王舒文 王志礼 杨林枫 张立伟宋腊梅 高东华 黄泽同 常 毅 吴 超 李王军 石 帅 王海刚 马小永 邵阳罗木清 聂玉颉 刘兰亭 王军政 邵利民 李 娟 王景学 李 娜 王 陈 王三柱郭喜英 韩 猛 杨少伟 张艳青 郭小军 李 艳 于月利 王 军 张 磊 朱明旭穆国超 穆欢怡 孙学军 韩 晶 李春花 李桂花 李建民 李世勇 赵 远 李光跃张亚娥 张元花 陈 婷 李玉花 侯旭辉 周军平 刘建斌 党宏维 卢建勇 邱  岚原 文 安如海 单维有 量策天 高建雄 薛伟详 张芝瀚 王录峰 贾子龙 杨锦竹 郝 静 陈云雁 文西平 屈文杰 杨 哲 王海涛 王 凡 蔡晓军 张 明 常 青计恩剑 汪 悦 邵小军 安致敬 吴彦峰 王  工 邓莹莹 曹春开 李荣花 陈士新黄 硕 陈 一 陈弓千 王万彬 伊万福 要俊晖 张 兵 单 满 苏 强 刘玉刚叶安君 曹 宇 曹清明 李 颖 薛有利 耿亲君 王志礼 张远远 杨进忠 吴剑伟范同领 范 琳 李 平 安中国 联 利 解成宁 宋明君 于祥生 崔瑞文 杨一卓董 波 张海洋 王永勤 孟永超 赵清清 刘炳印 彭树德 衡兆杰 杨海龙 王渔王友民 崔喜雨 曹乃新 王志敏 朱学东 李贵生 李培华 王永德 苏利刚 汲长军许兆伟 张 昊 耿 水 刘献华 李江涵 马文刚 孟晋宇 高宗华 刘 涛 马玲孟庆仁 薄文峰 武志刚 赵乐风 王洪生 张 鹏 李 力 马志远 丁录东 袁增成李爱亭 王新建 黄春生 翟 帅 崔运宏 田家浩 姜海涛 王京城 杨 彪 薄文峰沈全修 郝建平 赵 峰 尹明恩 孟庆成 郭俊亭 王春霞 彭齐亮 张 建 陈焕贞王新东 李伟臣 刘锋军 萧  涵 房爱彬 张化伟 胡艳花 朱 江 周永发 李光才范勇征 魏司法 张立光 刘秀静 刘庆华 魏启瀛 孙功臣 张化伟 王永德 王文温孟泉 周天生 苏家祜 郭英新 冯 杰  孙剑君 蔡晓军 李海涛 田高强 秦金玉吴春霞 刘兴民 郝  丽 纪照林 朱学东 陈  勇 刘传国 王  尧 陈  恒 王法钊刘锐军 王卫华 孙雷明 孙为昂 侯玉涛 信敬丽 李秀芝 马克东 侯绪安 信敬苗尹国明 张春宁 李  力 吴诗峰 马  军 张  韬 金成柱 刘亚东 魏  伟 邵长征刘兴西 陈 鹏 于明涛 庄 华 牛祥玉 于生龙 陈熠林 闫建文 任凤楼 王士友周家喻 黄 廉 邱开全 吴如辉 汪启信 苏中联 范庭贵 贾理江 闻德才 唐武张长元 徐 福 陈明杰 宋少奇 万 英 王昌芬 钟琪男 皮素兰 蒋地金 信普陈辉伦 戴天祥 李向阳 邓新华 喻素碧 雷中午 朱 超 廖 平 李昌益 杨长生李和平 喻大全 李军平 彭 强 彭 勇 任思成 李 园 王汉东 何蝉玲 王天恩肖昌驰 刘 渝 张有勇 张  贺 王长友 侯小强 曹幸仁 倪自成 苗兆华 范江义涂 星 韩 真 谢英富 乐 松 徐传弟 何 懋 袁世新 夏 波 袁小雨 但庆陈小明 赵双双 徐雪衫 李 然 方 惠 扈来明 李纯朴 宋红春 汪海英 熊  炬李  正 何启荣 杨  丽 唐仁义 唐 工 杨志成 邓永刚 董南生 吴云龙 许记鸿郝红卫 张 青 宁明礼 章春宝 郭玉宝 张明昌 张付友 张旭东 李文采 王长久杨德云 李俊森 唐玉兰 王 刚 晋清胜 江桂方 李永兰 郭玉印 金致君 李秀君郭育安 张敬忠 张  龙 吕 飞 张红战 欧兴亮 卫同德 苗天法 张正全 吕明亮卫乃积 杨 铎 程连直 李善文 张奇惠 常 国 吕善德 赵宗俊 高复兴 赵文武王群再 王汉生 王 科 杨材端 王宣礼 卢登高 李中伟 翟振京 卢战员 康法祥李中华 张 伟 任志扬 赵双成 王李正 张国战 李孔明 苗新华 胡月中 侯红军侯米灵 孔 刚 贺棣忠 辛西平 张善敏 陈金鹏 王 伟 杨杰锋 骆玉涛 刘本锋李 多 张小平 崔丙仁 翟自成 李振全 赵文忠 秦战富 卢宇祥 王建江 韩庆烈程小福 侯现中 陈立红 李松华 范修德 苗天虎 李士杰 王世兴 王洪州 王英姿杨林山 郜存纲 柴祥正 苗保定 侯小柱 王生富 郝五洲 齐勤丰 姚建设 苗红正苗先凯 苗丽霞 左中强 王 建 孔庆成 刘曙滨 曹鹏远 孙玉忠 韩者丰 郭俊袁艳玲 孙惠成 冯杰员 唐苏曼 张旭光 单满路 张希绍 卢一涛 董一阳 侯晓丽卢小训 杜志民 刘 芳 师秀花 马 英 马海英 刘 靖 王 飞 张 兴 李天明林国禹 王 骁 戴立华 刘 梅 孙功臣 贺朝晖 怯俊豪 尹 龙 贾瑞明 蔡铭王伟生 郭宇盼 孙小荆 王超力 邓 鹏 肖龙友 庞小军 马 玲 李锡中 张翼郭宏义 宋昌发 王彦刈 王超力 魏占东 王新义 沈新国 王晓东 曹新山 陈实田兴怀 宋 英 朱小敏 孙礼安 黎永岗 陈红飞 金云山 余祀平 胡志强 田忠国何  沁 王兰玲 张 蕾 徐道芳 王小勇 庞 娟 王 波 刘 善 谢建斌 肖家伟李同国 王双玉 梁海平 喻德华 孙寿慧 林道民 李德进 王佳芳 陆健惠 张朗朗李建华 宗晓新 姚宏升 陈 华 刘汉文 顾海荣 田黄石 刘 钧 梁 平 欧玉华张 进 王玉柱 刘庆忠 刘立文 毛 勇 郭岗云 王国建 孙玉梅 王 伟 牛功成赵 磊 朱明熙 李 节 巫 峡 柳成湘 鲁保林 肖 斌 易 淼 刘一锋 左志博高 峻 周永贵 肖 磊 李渝生 王长林 杨晓兵 朱  文 成 瑛 马梦菊 孟小群张 彬 陈 军 高 军 王萍萍 林 伟 向友林 邵新伟 徐夏零 唐 翔 易彬青江 涛 唐 庆 高 飞 王 虹 胡 全 旷先橙 彭家治 侯振东 贺学成 陶文君钟世明 赵永建 田 峰 戴文斌 金国玉 李 晴 曾桂香 张 磊 吴龙虎 佘崇文蔡社昌 胡永晖 叶献良 包文朴 叶良道 逯元华 王建国 熊海泉 章丽君 吕忠周晓军 林 波 吴中秋 艾 军 李鸿兴 王铁林 谭 云 陈哲惠 陈 敏 曾红军王 业 核钢涛 王 利 范凌桦 周春燕 张永海 王迎新 柴一博 李春广 刘建社张  明 王荣霞 韩战伟 黄新建 晁  利 杨富强 王海鹏 郑小军 曾  庆 杨建国徐诚信 吕学文 戚宇梅 石  茂 孙朝晖 黄珊珊 刘  玲 黄虹桥 陆继成 吕林海王国雄 韩占标 韩逸峰 韩  毅 刘  梅 洪  林 陈  燕 吴爱林 王文忠 李华平刘树全 李灵杰 何祖权 樊培贵 崔耀成 邱振洲 梁凤英 王  健 辛  丽 杜  锋张  琼 温  馨 茹田志 陈新军 王小军 郝敬红 戚克英 崔月娥 王希玲 赵本玲宋丽君 陈锦伟 陆占喜 池作献 兰红军 李献辉 张雨亭 贾  丽 赵  亮 刘太祥赵  新 刘国庆 刘  敏 张春玉 张艳玲 赵建玲 叶  莉 王  锋 张义选 秦  平吴胤华 施保华 卢广坚 秋  合 杜淑云 梁仁昌 庞玉臣 王高锋 刘  红 焦绪江李  志 杨  菊 王  鸽 徐仁芳 安乐夫 姚岳中 佘张英 周世香 张  叶 张佳道高锡贵 穆大川 王  敏 司冶华 周水成 周红云 贝学庆 严华金 周卫东 张耿林张永革 林  涛 叶丽娟 陈国顺 刘成清 刘传发 罗吉明 程宾武 韩成风 颜慧莲师晓峰 王国平 周淑军 李知行 王  芳 翁  引 王宏伟 李春枝 陈永根 郭志安马永贵 刘家左 申祥云 刘  进 耿  希 雷家富 卜春伦 王  帅 李树清 金建成李彩萍 刘宏平 杨振林 李  双 陈建军 张华峰 苏  明 管桂峰 孟秋香 刘  恒庞  然 袁嘉利 夏泽平 张  燕 白  云 刘建国 张俊成 薛秋香 王明亮 林鑫赢郭  丽 刘凯利 林志伟 闫景超 帅建军 张志宏 刘雯娜 王君平

                   2019年12月10日

联系人:杨晓陆      手机:13001230380

附一:对《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整体意见
附二:国家主权不容侵犯,发改委22条必须废除!
附三:单方面自弃主权过度开放必造成灾难性后果此件抄报:
中央军委各位委员全国人大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
全国政协办公厅
新华社
人民日报社
参考消息
发改委
商务部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办公厅
国家监察委员会办公厅
国家安全部办公厅
国家公安部办公厅
国家司法部立法二局
凤凰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4 19: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色小兵 于 2019-12-14 21:27 编辑

对内阶级压迫,对外民族投降,是修正主义叛徒集团的本质。发改委正是秉承中央的旨意,才拟定了卖国的22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4 22: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书是必要的。但是,光有上书谏言是一定不行的。元旦实施,之前是12.26,天赐良机。左派、毛派能否成事,就看这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5 05: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寄希望于大卖国贼撤销22条,无异于痴人说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6 10: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预料,当代中国必然会爆发一场新的更大规模的五四运动。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现在需要的只是一根引燃的导火线。2018.8.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民民主社会主义论坛  

GMT+8, 2022-1-24 18:53 , Processed in 0.69813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